*ST天成(600112.CN)

保险业资本“围城”现象令人玩味

时间:21-08-19 07:01 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保险业频演股权更迭大戏 有的黯然离场,有的衔枚疾进,保险业资本“围城”现象令人玩味

正是高温酷暑天气,部分保险公司筹备组却感受到一阵凉意——正值筹备过程中,却陆续有发起人股东萌生退意。有公告退出的,有宣布解散筹备组的,上海证券报记者统计发现,近两年来至少已有12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“作别”保险市场。

有黯然离场的,就有衔枚疾进的。有一批上市公司和国有资本选择坚守阵地,数十家保险公司筹备队伍仍翘首以盼,其中不少资方同时在做两手准备,伺机寻找现有保险公司股权受让的机会。

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在部分股东专注主业、剥离辅业等大背景下,一批现有保险公司频繁上演股权更迭大戏,这恰好给了看好保险市场的资方入驻之机。资本双向流动的加速,恰恰反映中国保险市场退出机制的雏形初显。日渐完善和开放的监管环境,无疑为“城里城外”各路资本提供了更多形式的对接平台,预计日后不同形式、不同规模的保险公司股权交易将日趋活跃。

知难而退

贝因美近日发布公告,宣布退出华大健康保险公司的发起设立。从参与了4年半的华大健康保险筹备组中全身而退,贝因美也是颇感无奈。其公告显示,由于华大健康保险拟经营的健康险业务所涉政府主管部门、事项申报审批路径发生重大变化,经合作各方友好协商,华大健康保险筹备组拟终止筹备工作。筹备组将根据发起人股东的持股比例,相应退还剩余的投资款。

记者梳理上市公司公告发现,包括贝因美在内,近两年至少已有12家上市公司先后宣告退出参与设立保险公司。包括:家家悦退出设立安然人寿;永兴特钢、二三四五、物产中大退出设立华商云信用保险;海汽集团退出设立海金财险;淮北矿业退出设立国元农村人寿;*ST天成(600112)、银江股份退出设立大爱人寿;拓维信息、莱美药业退出设立爱尔健康险;灵康药业退出设立长寿健康险。

“审批时间经历的周期较长”“筹建进度慢于预期”……知难而退,是这些上市公司萌生退意的主因。据了解,这些资本参与筹备保险公司普遍长达五六年之久,但一直处于排队申请的筹建初期,尚未获得监管批准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平添了各种不确定性。

近年来,除外资保险机构和“国字头”专业性保险公司之外,监管部门批筹的新保险公司数量屈指可数,这与监管严把保险公司准入门槛、紧控保险牌照闸门不无关系。

过去十几年间,在保险市场本身同质化倾向严重的大背景下,大量社会资本涌入保险业。在输入新鲜血液的同时,却也出现了部分股东虚假出资、股权代持、股东违规干预和不当利益输送等违法违规行为。近两年来,监管部门已分多次清退了问题股东,并向社会公开名单,“打扫屋子再请客”的监管思路已明。

切换入口

尽管批设之路道阻且长,却并没有吓退翘首以盼的另一批资本。就在有资本退出之际,仍有一批资本选择继续等待。今年以来,健之佳等多家上市公司披露公告称,拟与当地其他国资企业出资设立保险公司。

各路资本的热情不止于此。从已有迹象看,多数觊觎保险公司股权的资本,正选择切换入口,伺机寻找现有保险公司股权受让的机会。近日,中法人寿发布公告称,公司发生股东变更,同时公司正式更名为小康人寿。在此次变更中,“明星上市公司”新能源龙头宁德时代携9亿元入局。

在宁德时代入驻之前,中法人寿其实已深陷困局多年。自2016年三季度偿付能力由正转负之后,中法人寿的业务便一直停滞不前,流动性枯竭、人员严重流失,连续五年靠向股东借钱度日,合计向大股东借款20余次、近3亿元,主要用于支付存量保单到期、退保等与客户相关的利益支出。不过正因为之前业务摊子铺得不算大,历史包袱较小,在一定程度上亦有利于此后轻装上阵、重整再出发。

在进入通道变窄的情况下,为何仍有如此多的资本对保险牌照有兴趣?归纳起来无外乎几点动因:有的资本认为,保险业务与公司业务可以优势互补、效益共赢;有的认为,介入保险行业有利于抓住健康、养老等行业未来的大机遇;还有资本直言,可以提高资产的利用效率。当然,金融牌照本就具有稀缺性,牌照自身的升值也能带来溢价。

股权交易需求盛

任何一个只有准入门槛而缺乏退出机制的市场,都不能视作是一个成熟而规范的市场。日渐完善和开放的监管环境,亦为“城里城外”各路资本提供了更多形式的对接平台。

眼下,一些互联网等行业的巨头急寻金融场景落地,正好助推了保险股权交易需求的旺盛。近两年以来,无论是安联财险引入的京东,还是入主现代财险的联想控股、滴滴出行,都是拥有丰富的生活及消费场景资源,同时又急需通过金融牌照落地的企业。

这批“排起长队”候场的资本,他们投资保险公司的初衷或许各有不同,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他们都可能面临同一个难题——如何找准定位,在竞争主体加速扩容的背景下,实现持续健康的盈利。

放眼整个行业,一直以来,部分进入行业稍晚的中小保险公司只是对原有市场主体的简单复制,是跟随者而不是开拓者,不是做“蛋糕”,而是抢“蛋糕”。长此以往,保险机构间的同质化竞争将更白热化,无疑再次陷入“亏损—换股东—亏损—换股东”的怪圈。

记者 黄蕾 编辑 陈羽